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最新新闻

吕拉昌:京津冀大格局下河北的角色与未来

  1月4日,由涿州市政府、涿州开发区指导,隆基泰和发展集团主办,新华网、选址中国、中关村和谷创新产业园联合主办的“协同发展·产业融合” 2017京津冀一体化产业发展论坛于河北省涿州市中关村和谷创新产业园圆满落幕。

  首都师范大学管理学院院长、教授,北京城市创新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吕拉昌,做主题为“京津冀大格局下 河北的角色与未来”演讲。演讲内容具体如下:

  各位朋友下午好!今天我要向各位报告的是京津冀大格局下河北的角色与未来。我分三个方面给大家介绍。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背景。二,京津冀协同发展中河北的角色。三,河北未来发展建议。

  2014年对于京津冀协同发展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节点,在这个节点前,京津冀的协同发展可以说在下面几个方面是非常有问题的。

  一个是在发展上,三地是各自为政。我们国家是典型的行政区,每一个行政区的经济都是从自身利益出发来进行决策。同样,对于京津冀地区在2014年以前基本上也是处于这样一种格局,三地各自为政,三地也存在着经济发展的相互竞争。因此大家会看到一种很奇特的现象,北京的许多道路是跟河北没有打通。据统计,这个没有打通的道路达到了2300公里,有这么多断头路。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时期各自为政。

  第二是在京津冀之间表现出一种经济发展现象就是虹吸效应,这个虹吸效应就是北京利用首都的决定性的地位,大量的吸引了河北地区的优质资源,这些资源包括人才资源还有一些优质的投资资源、资金都向北京聚集,这样形成了环北京地区形成了一个贫困带,环北京的河北的贫困带,有人起了一个名字叫“灯下黑”,使得河北经济很难与北京经济在高层次上进行循环和流动。

  第三个表现出来的现象,经济在低层次上循环。北京市现在建成区面积越来越大,大家数着环,三环、四环、五环、六环,现在有了七环。北京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了,这个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有我们河北的功劳,它的城市建设需要大量的钢材,也需要水泥等重化工业的支持。河北就近就可以满足。因此,事实上这样一种经济循环就形成了北京的建成区不断扩大,河北在重化工业的方向上不断发展。到北京的产业升级以后,我们在高层次的经济循环就难以实现。

  党中央也看到了这个现象,所以在2014年的时候,是一个重要的年份。2014年之前不是没有人做过京津冀整合发展的纲要。在1986年的时候,有人就提出了环渤海经济圈,但是这些规划很难通过一个部门或者一个省的力量来推动,因此到2014年就出现了中央推动的情况。这个规划的实施是自上而下的,从中央到地方的这么一种规划的实施方案。

  北京城市的定位,核心是四个中心,北京要以四个中心为主要的功能。这四个中心的体现,其中一个功能就是首都功能,那么这些非首都功能就要向临近的地区进行疏解,就是非首都功能的疏解。因此在这个时候就揭开了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序幕。

  在2015年的时候,国家正式颁布了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纲要,这个纲要把京津冀的协同发展提到了国家战略的高度。因此,从这个时候京津冀在2014年之后发生了一些重大的变化。

  这是《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里对京津冀整体的定位,这个定位是“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也就是京津冀地区要合理建设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区域整体协同发展改革引领区、全国创新驱动经济增长新引擎、生态修复环境改善示范区”,这是京津冀的整体的定位。

  对于河北省的定位,在这个纲要里是这样说的,“全国现代商贸物流重要基地、产业转型升级试验区、新型城镇化与城乡统筹示范区、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

  这是我们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里面对京津冀的整体定位和对河北省的定位。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河北省来说,怎么样发展,未来我们的路怎么走。我提出一个概念,叫做“全域型链接”,核心就是河北全面整合的京津冀发展的步伐当中,全面融入到京津冀发展的浪潮之中,形成一种全域型的链接、形成一种高层次的经济循环。主要是这么几个方面。

  一个是在创新方面我们要链接,如果作为一个创新链要分工的话,对于北京来说,它当然是研发中心,当然是创意产生的中心。对于河北来说,要融入京津冀区域的创新链,成为创新的产品试制、生产装配基地、物流后勤保障地。从产业链链接方面,要融入京津冀区域产业链,成为京津冀区域产业转移承接地和高端制造业的生产基地。在服务业方面,我们也要跟北京实现对接,因为服务业也是分层次的,我们怎么样在服务业领域,跟北京进行分工合作,也是这个产业链接的重要内容。再就是要做到生态链接,因为我们京津冀区域是处于相对闭链的区域,大家是一个整体,因此可以说同呼吸、共命运,大家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对于河北来说,它是重要的生态屏障和水源涵养区。北京是在河北的包围之中,河北的生态环境与北京的发展密切相关。但是这里面涉及到一个问题,河北保护了生态,河北就应该得到经济的补偿,所以要研究一套方略,怎么样实施生态环境保护的补偿机制。我们要建立生态环境的保护机制,河北保护了这一个区域的生态,成为我们这一个区域生态的支撑区,那么它在经济上应该得到应有的补偿。我觉得国家应该在这方面有相应的政策。另外,在交通方面也要链接,刚才高研究员讲了很多。还要进行文化链接。

  所以我觉得河北未来之路,就是要全域型的融入到京津冀的产业链当中,在这个产业链当中实现发展。

  未来三个问题非常重要。

  一个是关于产业结构调整的问题,产业结构升级的问题,这对河北来说是至关重要,为什么至关重要?因为我们河北目前和北京之间产业无法链接,或者我们的循环还处在一种低层次的状态。我们可能为它的建城区贡献很大,我们的水泥、钢材对它的贡献很大,但是我们真正的跟北京的其他产业缺乏链接,甚至没有链接。比如北京的中关村我们也做过调研,中关村的一些产品的试制或者制造阶段,许多都是放在了长江三角洲,企业家也比较苦恼,我要试制一个产品要到长江三角洲去,当地没有。因为中关村,尤其是海淀,基本上制造业很少,这也是企业家抱怨的。那么我们河北能不能在这些方面发挥作用?我们在高端制造业方面现在没有,我们的服务业方面也没有跟北京进行合理链接。所以如果我们形成了这样一种链接,我们的经济循环就会是高层次的循环。

  刚才高研究员也谈到,比如产业分工方面,长江三角洲的体系是比较完善的,还有一个上海,搞研发、搞总部经济,是可以搞的。但是旁边又有一个昆山,昆山许多是制造业,那么这是不是很完整呢?它也有二级的城市群作为支撑,产业链非常完善。

  所以我们河北要建立适应于北京这个体系的产业结构,融入到高层次的循环当中来,我们才能搭上京津冀发展的快车。 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这个认识跟高研究员是一致的。我们觉得京津冀区域城市的体系是不完整的,我们的城市首位度非常高,我们有北京、天津这样的大城市、超大城市,但是我们的产业、我们的中等规模城市,我们的小城镇也不发达。像上海、珠江三角洲都比较完善,北京、上海、广州,都是特大城市。但是出了这几个大城市以外,还有东莞、佛山、昆山等这样的次一级的城市,产业可以实现循环。对于京津冀都市群来说,缺乏这样一类城市。目前这一类城市还无法承担产业承接的功能。所以大家如果要谈到涿州,我觉得涿州在这方面是最有希望的。

  第三个方面,要使这一地区大发展,必须创造政策高地,来制造新的城市中心。对于我们这个地区来说,对于河北来说,目前我总的认为,它还是处于一个政策洼地,没有得到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东北老工业基地相应的政策支持。自贸区的政策也没有,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的政策也没有。因此目前的政策是政策洼地,未来这个地区要发展,必须给政策,我觉得河北在这方面很有机会。现在我们许多疏解,我感觉到北京的城市职能的疏解,行政手段用得很多,政策工具、经济工具尤其是市场机制没有真正地发挥作用,那我们是不是对河北的企业,在这个地方发展,要给予一些税收的支持。当年的深圳,企业所得税都明显比广州低,所以很多企业总部都想迁到深圳去。深圳为什么一夜之间变成那么大的城市,那么有特色的城市,与特区的政策有关系。如果要制造一个中心,如果要合理地疏解北京的功能,市场机制是非常重要的。

  涿州这个地方区位非常好,一个方面是它处于京石高速的经济走廊上面,另外,它也处于环北京的一小时或者半小时的圈层之内,是一个圈层逐渐的交汇的地方,再加上新机场的动力,我觉得我们的涿州不能定义为一个县级市的规模,我们的规模应该可以做成,现在有几个中心,一个是首都北京中心,另外一个是通州,作为将来的一个中心,我觉得我们这个地方可以至少做成像通州那样一样的中心。通州做了北京的行政中心,我们这个地方就作为企业总部的中心,未来发展的中心,因为它周围基础发展的条件非常好。关于这方面,我跟政府也有这方面的建议。如果到底要分享这方面,下面我们可以一起交流。(转自新华网)